人生是一条不归路

有些路,走过了,便再也回不去了,只能在回头张望,已便了满目风景。或许连回忆都稀薄,至于没有。而我们已经走过,只是最后又陌生。回头时候,时间已不是原来那个点上了。

很难想象,若是将从小到大的走过的路都回想一遍,那会需要多久的时间,当初每一步都走得艰难的地方,如今看来也不过只是几句话的事情,回忆轻了现实,没有亲自经历过的人,想从一点一滴的回忆里得到什么,只能靠淡薄的想象,去构造经历的场景。所以我们对于别人说的东西,很难真的做到感同身受,除非是际遇差不多的人才可共鸣。对很多人貌似在意的东西也会有些不以为意,如若不是自己所向往的。

向前,似乎已是一个不用说都在做的行为了,在时间还流动的时候,在还生活在流光时间中的时候,就无从选择,区别只在于自愿还是被动,结果也无甚差别。但被迫显得沉重,自愿则是显得洒脱。一种是心灵的享受或是身体的愉悦,一个是被压抑的无奈。两者皆有也不无可能。

昨日在学校班车上同一个已经退休二十多年的老教师聊天,二十几年,从当时知识断代到如今的大变化,头上的白发,身体的佝偻,较之当初,一定都有了太多的痕迹,老人是当时文学院的,十分健谈,脸上的笑容和蔼可亲。她说,现在的学生显得浮躁,或是因为现在知识获取的渠道多了,碎片化的知识也多了,人在快速的时代里总要脚步快很多,心也比当初快。天边的太阳,逐渐西沉,越往下,太阳却显得越是红,越是美好。她说,日出,峨眉山的日出才漂亮壮观。我说我去了两次都不曾看见,但已不悔。看着西沉落日,老人显得开心,说了很多。二十几年了,去过本校的两次新校区,一次是刚刚建成的时候学校带她们去参观,她说,你们上一次的校长还是她当时的学生,七八十年代刚刚恢复高考第二年毕业的,如今都已是快退休的人了。时间过得真快,好些东西都还似昨天。还依旧清晰着的,是我们的记忆,不是时间。八十岁的老人,说起当时,再看到如今,说话令人深省。老人说,现在学生虽然学习环境好了,但专业知识绝对没有当时她教的那个时候踏实。现在学的东西多了,学校要求全面,但一把抓之后总有些疏漏,如今人的自控力也是不比当初,因现在现实的诱惑比之当初多了太多。不单调的生活,自然也就是不单调的心灵了。她说,但这样也好,有利于大家发扬个性。只是如今个性真的鲜明吗?对此,我没有答案。

老人说,北方人方向感好,而南方人,却没有那么分明,北在东西,南向左右,这是指路的差别,也是长期习惯久远历史的结果。她说,夕阳在即将落下去,在地平面上方一点点的时候,会更加红丽。往后的景象,已给出现实的证明。我告诉她,在我的故乡,是看不见那样的景象的,山里的日出日落,都显得要容易一些。夕阳红,我们说,时间过去,一切都是不冲突的,不觉得违和,还有我不时的惊叹!

朋友看我和老人聊得开心,看着我笑笑,拿出手机,想要为将要落下的夕阳留下最后的映照,夕阳无限好,亮黄昏都可以不说了。老人亦笑。老人身体很好,自己过去找人,走路看起来像年轻人,但一脸一头一双手一个身体,都可看见岁月的沧桑。路上开车的师傅让车时候显得有礼而宁静,她说,这是一个有涵养的师傅,到最后下车时候还问了师傅贵姓。现在坐车,就连这样的礼让都让八十岁的老人觉得惊讶,而今许多人却依旧不知不觉的,由此,人心浮躁也可见一斑了。她八十几年的阅历,自然看很多都有一定的比照了。我想,老人之所以会说这些,大概也是因为如今许多人因为些许小事便可大打出手,互相丝毫不让,宁愿僵持,最后不利己也不利人。连最基本的礼仪道德都会让人惊叹,都可让人称道,确实值得思考。讶然之间,车已经到了,本想帮老人拿着她那行李下车,但她在前面一把提起,似一点不费力,下车去了。之后,没有再去看她的背影,她向着她去的地方,我向着我去的地方,我们之间,有六十几年历史的鸿沟,但某一段时间,我坐在她的身边。这是属于我的记忆。这是属于我的,只是我的。走在钢铁森林之中,太阳已经看不见了,天边留下一点红霞。

几个词语,浮躁,不踏实,个性。如今这个年纪,如今这个时间,可能只有时间去谈论怎样有钱和怎样玩耍,却很少有时间去“探望”一个夕阳落下的过程,没有时间去近距离的观察一朵小花的姿态,甚至于以不能够坐下来安安静静的坐一坐了。浮躁的岁月,满满的浮躁的人心。空间无言,任凭所有的行为自由张扬。走路的脚步,在黑夜即将到来之际,不觉的加快了许多。

身后的那些路,早已经变了模样,当初它也只是承载着一瞬间的记忆,往后的一瞬间便又是另一番光景。也就是说,走过的路,你无法回头。时间是没有归途的,喜欢这样的一句话,是谁,定义了时间的不可转身?心有同感,便能感动!细柳浮动,水面落花花瓣安静的漂浮着,桃花泛红,可年年重复的,也未必年年一般心情。还是没有归途的航程。

某些心情,在某一刹那的获得和领悟中,已然明白,已然失去,不再。我清楚的明白,时间之后,老人和老人说的话,音容笑貌,都将变淡变少,直到没有可变的东西。而说的,浮躁,教育,南北,日出日落,也只是那样一种情况之下的意外,是一场没有后续的相遇的结果。某些时刻,只为分别做了些准备。一个退休二十几年的老教师,一个年少不知的我。

记忆,将随时日流光前进,他的生命,已不再我。另一个独立空间当中,一定会闪闪发光的存在着。

人生是一条不归路,一旦踏上,永远没有回头的机会。我不可能回头,也不会回头了,人生已经注定是一条不归路!

内涵段子 爆笑笑话 故事大全 励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