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浅浅

戊戌年的冬天是一条长长的冰冷的河。盼望着,盼望着……迎来初春的第一缕阳光,瑟瑟缩缩地终于淌过了那条充满阴霾的河,满眼是欣喜的泪光。

立春过后就发现插在玻璃瓶里的一小节迎春花迸出了不易觉察的一尖绿,霎时那一尖绿便如小丘比特的神箭直射入心,萌了,酥了,暖了……

春,浅浅……

一声惊雷,春醒了。大地上弥漫着“今天是惊蛰”声音,带着些许的惊喜啊!春缓缓地向我们走来,太阳打着柔和的光,雷公开道,虫们没头没脑的凑着热闹,春颇有出巡的味道,排场太大,还在等待跑龙套的热好场子才开始正式粉墨登场。

春,依旧浅浅……

柳树在发丝别上星星点点的绿,抹上春风的飘柔,俯视着春水的镜面,妖魅地搔首弄姿。各种不知名的小草探出绒绒的头,常春藤攒足了一冬的能量推陈出新,一夜间每根藤端都冒出了一迷弯月……"嫩于金色软于丝",这是春的浅浅色。我粗糙的手触过、拂过、托过、捧过这春色,如同供奉玉净瓶里的杨柳枝。

春,浅浅……

绿,浅浅……

花儿,即将浓艳……

阿宝查券机器人-查券返利购物省钱好帮手
内涵段子 爆笑笑话 故事大全 励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