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护士

顾芳一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子,糊里糊涂的听从父母的安排就读医科大学,又估计糊里糊涂的到了一家医院当个小护士。顾芳胆大的能力,在医院的承受能力不是乱盖的,除了每天看到人,她还能够看到鬼,多年历经下来,已经让她习惯了。何况现在在医院工作,天天见鬼几乎成了顾芳的家常便饭。没错,她有阴阳眼,顾芳就是能够看穿人鬼界的女汉子。从小时候怕得尖叫满屋子乱跑,到现在的缺胳膊少腿的鬼从她眼前飘过都能够镇定自若

僵尸看病

“小丽啊,今天还有没有病人了啊?”王小哈询问着自己的私人助理。“王医生,我查一下。”小丽拿着登记簿查询了起来,“今天还有一位病人,昨天打电话过来的,说今天上午来的,可是,现在都....”“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王小哈示意助理小丽先出去工作。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王小哈趁最后一个病人还没来的时候,玩起了电脑游戏。“咚咚咚!咚咚咚!”不知过了多久,王小哈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可是他并没有听

鬼味

特异功能看着眼前的新屋,范吟耀忽然充满饱足的幸福感,幸福得想掉眼泪。这是他个人拥有的第一栋房子,有了房子之后,就可以开始准备婚礼,迈向圆满的人生。那是一间位于四楼的新建公寓,崭新得干净光亮,就等着新任的屋主来填满它,赋予它家的味道。范吟耀当初之所以会看中这间屋子,除了它是新盖好的房子之外,最大的原因,是它的价钱相当低廉,基于经济条件,他几乎没有多加考虑,马上下订单买屋。

良心回收

“嘟嘟嘟嘟!”忽然,阿朝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响了。咦!是个陌生号码,阿朝疑惑起来,难道是老板打来的,于是便接了,“喂,哪位啊?”“是阿朝先生吗?”那边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阿朝知道这不是老板的声音。于是警惕的问道,“你是谁?我不认识你吧?”“呵呵呵,你的确不认识我,可是我却认识你,我是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那边的人忽然说道。商量?有病吧!“你谁啊,是不是有病啊!小心我告你骚扰啊!”阿朝

老伴

躺在床上的小美,翻来覆去睡不着,今天她下班好心扶起一个老人,老人诚信邀请小美去她家里坐坐,小美一看时间还早,也就答应了。“好香茶啊。”手里捧着茶杯的小美,四周打量着老人家的家,屋子里空荡荡,没有几件家具,一张桌子,几把椅子,还有一张床。“老奶奶,家里就你一个人住吗?”“哎,老伴头几年死了,孩子们儿女成家立业!了,家里现在就我一个人,每天养养花,打发时间。”一老一少坐在椅子上唠起了家常,聊着

莫非就由于我是狐类

有一次我试了试,正对着门的墙边堆放着一排排竹简--一年前我还不知道那是什么,不幸呀!"亭延母亲眼里早已泪光闪闪:"孩子。我先走了,而我终究是没有勇气往返吻他的--始终没有,他那把桃木剑一向笔挺地指向我的心脏,眼睁睁地看着他向我走来,极端兴奋。那些孩童很稀疏,我也要再会他一眼,我终于分开了那儿,嗣魅真的。我不知道本身到底是怎么了,只是很累,心田那种稀疏的感受又上来了。然则,仓皇从他身边

被烧糊的人

小丽跟自己相恋多年的男友结婚了,小丽一直是一个幸运的女孩,她有一个非常能干的父亲,她是家里的独生女,冲着她家里的家室,有不少的男孩子追求她。只要是跟小丽结婚了,自己就可以得到梦寐以求的东西。名利,权利,金钱。打动小丽心的人是小明。小明虽然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但是他长得高大帅气,又很有幽默感,小丽对小明的花言巧语所感动,涉世不深的小丽,就被小明轻而易举地俘获了。小明并不怎么喜欢小丽,要不是看见小

爱美

小艾从小就爱美,喜欢漂亮的裙子,美丽的头饰。长大了更加的一发不可收拾,每个月都要花上好多钱来装扮自己。衣服要买最时尚的,鞋子要买最新潮的,总之她就是个时尚达人。最近小艾又迷上了化妆品,整天的买买买,基本上每天都能看见她在收快递,这些都是她在网上淘来的宝贝。小艾的父母只是普通的工薪阶层,从小花在小艾身上的钱已经够多了,只要小艾喜欢,他们几乎都是有求必应,这样就更加助长了小艾乱花钱的毛病。现在小

努力回报

午夜时分,校园显得格外宁静。小红正趴在床上打着手电筒看书,因为快要中考了,她必须努力。忽然,在她耳边响起了一个清脆的声音:“该睡觉了,别太努力。”她以为是某个同学,没太在意。在她看来,学校里只有竞争,你不努力同学们便超了你。但是就在此时,书里竟然出现了用红笔写的字条,上面写着:“叫你睡你不听,别后悔。”墨水都还没干。她认为只是舍友们的恶作剧,好让她不再努力了,别人伺机超过她。作为全年级第

水鬼

爷爷的故事很多,经常给我们几个小孩子讲故事,今天就讲一个爷爷讲过的故事。那时候爷爷还小,农村的孩子平时没什么娱乐活动,但那时候孩子的童年也是最幸福的,一大帮孩子在一起做游戏,无忧无虑,过着让人羡慕的童年。这年爷爷十岁,在当时已经是个小劳动力了,在秋忙的时候还要帮助家里大人干些力所能及的活,没事的时候就是找一群小伙伴出去玩。这是一年的夏天,天气特别的热,人们都在大树底下乘凉,聊着家常,爷爷和一

内涵文学网宣传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