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初恋花香如故

读别人的爱情故事就象抬头望天际,风清云淡,待得低下头来,才发觉,我平凡又厚实的土地上也开满了鲜艳欲滴的红玫瑰。只是饱吸清晨第一滴露珠的那一朵却早已安然地“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了。

我的初恋花香如故。

报到后的第一个周末,在离家千里的大学校园门口,作为大学新鲜人的我好奇地东张西望,猛然瞥见了在众新生中博有鹤立鸡群之势的刚。迷惑于他那双深遂又揉和着一丝忧郁的眼睛,以丑小鸭自居的我贼贼地偷笑,以后有道亮丽的风景供我远远地欣赏了!

一个月后的某个晚自修,刚竟在我的惊视中悠闲从容地坐到了我的对面,身边还跟着个白净而腼腆的男孩。然后象个老朋友似地给我介绍起朋友来了,“你是何方神圣,尚未验明正身,竟然……”在哭笑不得的一连串“不,不,不”推辞中,我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刚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心中竟悄悄地升起了一丝甜蜜蜜。

半个月过去了,又是一个晚自修,当我正强迫自己的耳朵和同步时,刚又出现在我的面前,这一次他是“借酒壮胆”,而我却在预感演绎成现实后,落荒而逃。初尝青果,我无法忍受它的青涩,而刚则如愿以偿地获悉了我的芳名.

以后的日子里,每隔几天,总有一位玉树临风的男孩好脾气地守在我身边,看着我复习,做作业,只为能送我回寝室。这种情景逐渐演变成了天天上演的固定节目。不想因我而耽误他自己的学业,一个君子之约应运而生。于是,每天晚上九点十五分,刚总会准时出现在教室门口,几分钟后,整栋教学楼沉浸在夜幕中,而五楼的某个教室内天天会有一朵烛花在欢乐地跳跃,那是他的打火机和我的蜡烛的杰作。总是在烛光摇曳下的柔声细语中蓦然惊起,发觉大事不妙,大楼已锁。刚总会牵着我的袖角,体贴而小心地把我带下楼,那时那地的我总觉得自己是他牵着红带的新娘。有惊无险出得楼来,走在通往寝室的路上,望着满天的繁星,还有身边细心呵护的男孩,无言的满足感就象春天的小草在我的心中蓬蓬勃勃起来。来自:wlkankan.com

我俩的花前月下少之又少,那是因为好强的我始终坚持学习第一,工作第二,刚最后。面对我的忽视,我能感觉到刚的不开心,可年轻气盛的我骄傲地不屑作任何解释,而他总是以沉默相对。我陶醉于刚的体贴关心,却总是怕在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后面藏着太多我无法探测的秘密。我敏感而脆弱的玻璃心会在某个连星星都凋零的夜里碎满一地。于是我套上了厚厚的保护壳,外强中干的患得患失让他看到了一个喜怒无常的我。我们不曾争吵,却学会了冷战。一点一滴的矛盾在我俩看不见的地方滚起了雪球,越滚越大。

一个灰暗而陈旧的角色横在了我俩之间,刚平平静静地提出“做好朋友吧!”慌乱无措的我无法想象没有他的日子是怎样的凄风冷雨,精神上我早已不知不觉地成了一棵依他而生的兔丝草。在用尽了所有能学会的挽留办法后,看着刚义无反顾远去的背影,我舍弃了一切浮华,归依沉寂。日出日落中的背影孤独而坚强,物是人非的刺痛隐藏在如花笑魇之后,心中的伤口却夜夜让我泪湿枕巾……

虽然那份刻骨铭心的思念和心痛在时过境迁的而今依稀可辨,那并不纯情的分手因素,完全有理由让我恨他,可我却从不曾有恨。初恋一生唯有一次,我想要留住的只是其中最美最纯的那部分。月朗星稀的静夜,我把每一朵曾芬芳过我青果园的花儿制成了标本,陈列在少女紫罗兰的梦中,飘香着我的一生一世。

而今,刚在远方的一个小城里为人师表,而我则在大上海的人海中沉浮,我俩保持着最古老的联系——通信,做着一对好朋友该做的事。每封信中,我总能感觉到他沉沉的关怀,而我心中的关心亦一如既往。岁月已把情缘锁定为友谊,忘却凋零的无奈,我无爱无恨的心依旧花香满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