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渡生命湖

  木板床突然倾斜起来,王成本能地抱住房柱。过道里有人惊呼,妈也,这是搞啥子?有的倒向墙壁,有的抓着床沿,有的坐在地上,人群像捽碎的瓜,怍作一团……
  
  墙壁叽嘎,房檩卡卡,地下开裂……
  
  王成惊呼,快跑,地震啦——
  
  同乡陈格吓傻了,顶着墙绻在床角,眼睛惊恐地盯着豁开的墙缝。
  
  他疯爬过去,拽起陈格从裂口扔出去,快跑,你不想活了?
  
  王成踹开木门,将过道里傻呆的人掀出去……
  
  阳光浊烫,剌得人脊梁痒痛。人们挤在坝里,惊恐在望着塌陷的木工房,跳跃着躲避脚下开裂的地缝……
  
  王成想到厨娘小花,急奔山下。集体厨房位于山脚河边,距离木工房两百多米。王成远远看见厨房已经坍塌,淌洋在一片废墟中,烟雾弥漫……
  
  他惊呼:小花——小花——
  
  背时鬼,我在这呢。厨娘小花从人群里钻出,拍王成的肩部。
  
  王成看到还有丝惊慌的小花,高兴得直喘——没遭就好,没遭就好。
  
  王成掏出手机拨打老板,不通。拨打老家的电话,没有应答。看看手机,孤零零显示着时间:14:30。他感觉不祥笼罩过来,心情异常沉重。
  
  小花惊叫起来,不得了啦,河水涨起来了……
  
  王成看到河水像茶杯添水直往上冒。他大手几挥,大家不要怕,我们先把粮食抢出来,快……
  
  厨房一分为二,沟壑扩大,乱七八糟的东西向沟里滚。水流煮沸般翻腾,蛇鼠杂物挣扎在浪峰间。
  
  王成跳进废墟,寻找铁锅。角落里灶台上稳稳地躺着锅,里面堆满墙灰。他将锅翻起,顶上头就跑。人们陆续将粮食搬向山顶。
  
  这大山名叫鸡公山,鸡尾部离二郎山最近,如果能上二郎山,东面就是国道线。林茂矿富。王成在矿上干了三年多。
  
  到达山顶,时间已经是下午5点。王成估计下游的河道被堵,河水积聚形成堰塞湖,他果敢地说,这山是独骨头,很快会被湖水淹没,我们必须抢渡堰塞湖,以最快速度通知外面救援。
  
  王成拉上陈格,准备下山。
  
  小花搓着围裙边跟在后边嚷,我也要去。王成折回来,吼道,什么时候了,还不听话?这儿安全,你跟大家先找泉水吧。
  
  小花流着泪,脸如泥泞中的歌星照,水汪汪的双眼剜得王成生疼。小花把自己那份炒豌豆塞给王成说,拿上。王成推开说,别磨蹭,给我留到那儿,等我回来吃。众人挥泪告别。
  
  陈格在背后醋意连连,啥子时候哦,还恋恋不舍……
  
  王成拉起陈格就走,一路磕着豆儿。陈格向后望了又望,目光都定格在小花身上,他很想亲自给小花道别,但又觉得是一厢情愿。
  
  树倒路崩,进山公路全毁,小路也时断时续,湖水漫过山腰咆哮着。夜幕遮掩了大地狰狞,风呼物叫刺激耳鼓,余震不断扰人心律。
  
  陈格前后窜跳,令王成无所适从。王成想借玩笑,把陈格上弦的神经松驰下来,兄弟,你是恋爱高手哦。
  
  陈格精神一振,假意推脱。哪个说的哦,谈了三个,一个都不成。嗨,还是你老婆漂亮,小姨妹一定也乖了?要不介绍给我?
  
  王成捏粒豌豆砸向陈格的头,你想得美哟。不过话说回来,你是秋冬瓜长毛——不懒,如果大难不死,就介绍一个给你。
  
  陈格笑起来,大哥,你是不是也想小姨妹?如果你喜欢,那就算了……
  
  王成假哼鼻孔,一把豌豆扔向陈格的脸。陈格张开嘴,乐呵呵接住,安逸,你扔完嘛,我才不会可怜你,嘿嘿。陈格摁着肚子指着山头笑,妈呀,那儿一堆火,八成是山顶,我们绕回来了……
  
  王成也发觉了,走,跟我来。他俩抄近道爬陡壁,花了近两小时到达鸡尾山。
  
  悬崖之下,空旷的山谷波涛滚滚。纸屑、木块、树枝等物翻滚沉浮。一圈黑色物飘荡过来,王成惊呼,是车胎。他扑了上去。
  
  陈格会水,但不敢追。惧怕不知根底的湖水吞没他,觉得自己还没有享受到做人的快乐。
  
  轮胎被卡在一株树杈上。王成游上去抓回交给陈格说,我们就从这儿游过去,马上走。
  
  一根粗壮的老木适时横过来,王成奋力拖到岸边,寻根藤条系在陈格腰上问,现在怕不怕?
  
  陈格摇摇头说,不怕,不怕,我想你的幺姨妹呢。
  
  王成说,有种,再牛X点,别让我妹瞧不起。这次如果大难不死,我就把老婆女儿接出来。
  
  陈格偷笑起来,嘿嘿,小花不错哦,咋整?
  
  王成拍拍陈格的头,别嘿嘿,看好浪头,我知道你葫芦里卖的啥子药。我们都是老家,我一直把小花当妹看。
  
  陈格的心轻松起来,忸怩一句,说话要算数哦,如果我有个万一,你别告诉小花我喜欢她。如果我们都活了下来,你不能吐了口水舔回去……
  
  王成点着头,举目一望前方,好像已漂到湖心,不远处有块白色的东西,像木板,想游过去抓住让陈格躺。
  
  月色昏暗。他俩感觉靠近的不是木板,而是一位身穿白裙的姑娘在波浪里漂荡……陈格悲愤地转过脸,欲划水离开,一只死老鼠荡到嘴边,吓得他松开手陷入湖水,他一边吞吐浊水,一边叫小花,小花……
  
  王成迅速靠过去,将陈格提起按到木头上说,勇敢些,不许当狗熊,别让妹妹瞧不起。
  
  救命啊,救命……不远处传来呼救声,水面有东西晃动。
  
  王成估计是个小孩,对陈格说,你慢慢划过来,我去救他。陈格说,不,我们一起去。
  
  果然是个小男孩。王成抓住孩子的腰,将他圈进车胎。孩子已经奄奄一息,手里死死抱着一只绿色皮球。
  
  东方发白的时候,他们看到岸边山头,正徐徐冒出许多绿色军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