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两年,他们这样活着

那两年,他们这样活着

作者:邹准

八十二年前。

那个秋天,没有丰收的喜悦,秋蝉哆嗦得唱不出原来的格调,变化仿佛一夜之间来临,漫卷尘埃,飞扬阡陌,席卷心的城池。红色大地笼罩上了血红色的浓雾,连空气都变得格外的紧张,一切的一切都变得阴森可怕。

蒋的五十万大军步步紧逼苏维埃,毛主席被博古,李德挤出了指挥部,外患内忧之下,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了。星火燎原一时失去了所有的能量,历史的车轮再次将中国革命载往了风口浪尖。

那时,在信仰的棱光镜下,折射的只有死亡和毁灭的恐惧。可是就算是七杀致,破军出,贪狼劫,星辰变,也会留给世人一线生机。何况那时的他们,赤子之心早就为着共同的信仰修炼得万毒不侵,那个世界会来阻止他们,可是,哪怕百转千回,他们终是找到了新的方向。

于是,穿过大半个中国去活着的长征开始了。一颗鲜红的雏星没有坠落,只是在革命的天空中狠狠的翻了几下,然后去寻找更加适合自己的土壤。我们都知道,长征最终胜利了,可他们走过的道路,通过的磨难却是我们难以想象的。

一个没有主心骨的党和军队究竟无法摆脱毁灭的阴霾,开始时,由于错误指挥,不是“左倾”冒险主义,就是“右倾”逃跑主义,军队损失惨重,十万中央红军仅剩三万。彭德怀将军早就火了,他指着博古和李德的鼻子大骂“崽卖爷田心不疼”,毛主席沉默了,周总理把笔摔了,朱司令要辞职了,也是此时,革命才真正走向正确的轨道。

遵义会议挽救了红军,挽救了党,挽救了中国革命,更给了四万万苦难的同胞一抹新的光亮。第一年,中央红军翻过18座崇山峻岭,渡过了24条湍急的河流,穿越了12个省份,占领过62座大大小小的城市,突破了10个地方军阀部队的包围,挺进和顺利通过了6个不同的少数民族地区,最终甩掉了蒋介石百万大军的围追堵截,从毛主席诗中“惊回首,离天三尺三。奔腾急,万马战犹酣。天欲堕,赖以拄其间”便可想而知,其中发生的故事是多么的深入骨髓。

“红军来到了四川西部的大雪山。大雪山终年积雪,高耸入云,山顶空气稀薄,使人喘不过气来。但是英勇的红军踏着没膝深的积雪,迎着狂风,翻过了一座又一座雪山。”

“过了大雪山又是一望无际的草地。大草地荒无人烟,到处都有泥潭,稍一不慎,踏进去,就会被吞没掉生命。红军没有吓倒,他们继续前进。粮食吃完了就吃野菜,甚至把皮带切成一块块煮了吃。他们你扶我,我扶你,不怕困难,不怕牺牲,凭着坚强的毅力和信念,终于走出了草地”。

……

这样的故事千千万万,我难以想象的是,那两年,他们到底经历了怎样的苦难与艰辛,到底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让他们选择活着。一年,走了二万五千里,可成奇迹。中央红军成功到达了陕西吴起镇,可长征远远没有结束,更多的红军还在路上。

又一年春秋,又一番苦难,锻一番志士,谱一段史诗。红军靠着不怕牺牲、前赴后继、勇往直前、坚韧不拔、众志成城、团结互助、百折不挠、克服困难的长征精神,生生的在历史的年轮上篆刻出刻骨铭心的印痕,留给后世顶礼膜拜的丰碑。

八十年前。

那个秋天,三大主力红军成功在甘肃会宁会师,红色精神洒遍了大半个中国,终于暂时有了个歇脚的地方,万山逶迤足下,一水洪峰踏过,站在山冈高坡,看秋风落叶如一片片迭落的时光,全世界似乎都未被这本来凋零的秋季所打扰,依旧显得生机盎然。只因在这方合适的土地上,正迎接和成长着那个破败的中国的未来。

是啊,长征80岁了,我们纪念长征胜利,可不仅仅是为了怀念,更多的是一种激励,对,激励你自己。习总书记说:“每代人都有自己的长征”。仔细想想,人生何尝不是一场长征呢。在路上,我们也会遇到反动派,甚至是你自己。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朝着自己的光亮出发,为了梦想和信仰义无反顾的活着,我们一直走在长征路上,直到梦想成真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