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过了

过了年三十,过了初一,这个年就过了,正式进入了中国传统的鸡年。

回首刚刚过去的猴年,唯一的感觉就是累,36岁的本命年过得异常的艰难与沉重。

再过不到五个月就将年满37周岁了,距离不惑之年已经很近了,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不惑之年的压力与无奈,疲惫与伤感。

在人生这个本是黄金的年龄,却感觉自己不像是金,经不起岁月的熔炼;不像是木,缺少置根大地生命盎然的沃土;不像是水,缺少上善若水的包容;不像是火,缺少澎湃的激情与火热。更像一粒尘埃,经过无边的飘际,最后回落大地,归于平淡。

人生是一个肯定与否定的过程,在这个交织的路上,不断地否定着自己,改变着自己,努力适应着生活,当夜深人静,独自思考时,才发现我已不是我。

年前,与大学同学相聚,看到最多阔别十四年的同学,发现他们每个人的身上多少都有以前的影子,也许是部队生活气息的沉淀与积累,而我却感觉不到自己的过去在哪里,感觉是那样的遥远,不知过去怎样,现在身在何处,将来去往何方?

都说男儿要顶天立地,可是如何顶起天,如何立足地,只有用心去做了,努力追求了才会知道,才会懂得。生命中,充斥着最多的压力,无奈,茫然与苦处。用男人的肩膀挑起这些,挺起脊梁,真的很苦很累。年前,一位大姐善意的提醒我不要压力太大,该哭时哭出来释放一下,听着很感激,可是真的好久都已经无法为生活,为现实,为压力而流泪了。

人,活着是为什么?到了这个年龄,已经不会再去天真的说为国家为人民,更不会去问“祖国的每寸土地值多少钱?”的问题。因为,现实的生活,就已经在不停的改变生活节奏,改变生活航向,适应节奏都已很难,何谈为什么而活。

小时候对过年的渴望,已经渐渐变成了对过年的恐惧;小时候过年的希望与梦想,已经渐渐变成了对生活的祈祷与祈福。正如每个初一的早晨,醒来先要想想自己昨夜梦到了什么?努力的去将有些事情提前预想,提前去做。这就是恐惧之下的祈祷!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2017的鸡年,不求名利,不求金钱,只求平安,只求健康,别让生活折腾就以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