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

我来时,你已经存在,
不知谁已模式化了你的塑型,
我只能在这里稍作延续与修饰,
并进行着慢慢的调整。

你永远先我而来,
并被所有认知所涵盖附着,
通用普遍是规律,
似泥沙俱下的黄河,
波涛汹涌澎湃,
撑一叶扁舟,
难以长久的随浪伏没,
但也只得随波逐流,踏浪而行。

无人在意我的无辜,
也不能究责,浊流不清,
诚也一心向海,一念奔流!

愿望与想象美好并无可指责,
客观现实冰冷还歌,
似在大笑嘲虐稚嫩且顽劣,
生活无有对错,
勤勤垦垦,努力执着,
可否违背与颠覆存在过的规则。

物竞天存,适者生存,
总有一个不矛盾的规则,
在夹缝之间隐约,
流向宽阔,
超脱禁锢自由自在的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