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号长沙大雾

桥上所有的车辆都在缓缓而行
我想到了未设的灵堂,沉痛的哀悼者
巡警在维护现场,查明身份
肇事的司机惶恐的搓着手
似乎是想申辩但又被警察制止
前前后后的车,流水线上的产品
突然停电,很多人在抱怨,在骂人
歪倒的摩托车,安慰着急躁的旅客
观望,无声的站起来
一件雨衣包裹着看不清,看不见

没有一种想法想要责备你
也没有一种怨恨,一脸愁容的司机
可能,也没有一种怒气撒向这座桥
所有的不利的都指向这场大雾
事情总是不可逆转,亡者不能复活
我想,你一定不是有意的,死得这样招摇
其实,你也并不是想妨碍交通
你根本就没有想到死,及到死连死都不知道
有一大群人为你们处理后事
很多很多的工作,你不能道谢
做事的人们无怨无悔,心甘情愿

默默地车队似流水,我们的过去
大雾仍然在车前,司机的车都很慢
所有的人的心愿是平安而不是时间
不是时间不重要,是生命比时间更加重要
车队仿佛是香蕉田里的蜗牛触到了草
又停下来了,人们慌慌张张的往前看
啸叫的警车不停地撞击着心脏
我突然想起来老人家的一句话:
死人的事情是经常发生的……
只是可惜,亡者都很年轻,正当壮年
其实也不全是大雾的错,身边的摩托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