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湖水,我心中的最美!

洪湖水,浪打浪,洪湖岸边是家乡,清早船儿去撒网,晚上回来鱼满仓……

这是歌剧《洪湖赤卫队》的一首歌,歌名叫《洪湖湖水,浪打浪》想必很多人都熟悉吧,那歌中所唱的情景一点都不夸张,我甚至觉得它还远远没有唱出洪湖的美,洪湖的妙,尤其是那清澈,明净的洪湖水,在我的心中那是天下最美的水,最纯的水,最有诗意的水,最让我魂牵梦绕的水。

一九七六年,正值豆蔻年华的我,随父亲来到洪湖边上(我父亲在洪湖船闸工作),这里河港纵横交错,湖泊星罗棋布。除了村落就是水,因此这里的村名大多带有水字如小港,莲子溪,双河,汊河,西池等等,从此洪湖的水就天天从我眼前流过,这之后我的心被它洗得清澈而又透亮,我的梦被它淘得神秘而又飘渺。

我最喜欢夏天坐着那小小的莲划子到湖里去,洪城渔场有我的同学,他们家家都有这种船,是专门采莲摘菱捞鱼用的。我到湖里很喜欢做的有两件事,一是采莲,我特喜欢吃鲜嫩的莲蓬,以前我在老家时总是没有尽兴吃够,因此吃莲蓬的情结总在我心头,其实湖里跟莲蓬一样好吃的东西还有菱角,鸡头泡,后两样都有刺可能是我小时候有点惧怕的缘故。那时的洪湖满湖都是荷叶,荷花,莲蓬想要多少就可摘多少,没人管,也没人跟你抢。城里的人不会来,湖里的人也不会拿它去卖钱,湖属于所有在此生活的人。你还不会贪心,因为第二天它就不好吃了。摘一麻袋莲蓬就足够了,隔壁左右都有得吃了。

摘好了莲蓬,还要选十来朵上好的荷花带回家里喂养,反正满湖都是。再捕几只红蜻蜓,这种蜻蜓岸上很少,湖里特多,那时也不懂生态什么的,抓住几只把它的翅膀掐掉一半,它就不会飞了,让它歇在荷花上再一起带回家。

还有一件事就是要同学把船从荷叶中撑出来,找一处没荷叶,没蒿草的水面。我特喜欢看水底的虾青草,它的造型特别美,我觉得它不是鲜花胜似鲜花,当它在水底随波像我招摇时,我的心也会长出微笑给它。由于湖水直视无碍,虾青草就是鱼虾的家,是鱼虾的食粮,这种草浅水处到处都是。看够了,口也渴了伸出头伏在水面,将那清凉,甘甜,透香的湖水喝个够,肠胃舒服了,心情舒畅了,愿望满足了,坐在船头,将脚伸到湖里,不停地击打湖水。涟漪激荡开来,小船飘飘荡荡,湖风频频送爽,荷香阵阵扑鼻,我唱着歌就这样一直回到家里。

想吃鱼到湖里去抓,想吃藕到湖里去挖,想吃野鸡野鸭到湖里去抓。不要一分钱,洪湖属于大家,属于所有的人。还有湖水的清澈,明净是理所当然的,是大家习以为常的,是祖祖辈辈多少年来习惯了的,没有人会想到有朝一日它会有所改变,打破脑壳也不会想到那水底的虾青草会难以被我们看见。

洪湖是没有被污染的淡水湖,不知什么时候起,洪湖的鱼虾值钱了,好多人开始分割洪湖水,你圈几百亩,我圈几百亩,被圈的水面荷叶除掉了,蒿草没有了,虾青草不见了,有的就是满湖的做标记的竹篙,渔网。水底全都是承包人喂的鱼虾蟹,他们把清澈的湖水变成了钞票,洪湖的纯净被人们吃进了肚里。

现在,离开了洪湖,我也很少进湖了,偶尔有远道而来的朋友要我陪同我才会去,那一根根插在水里的竹篙,仿佛插在我的心上,那密密的渔网让我窒息,那消失了的部分荷叶,蒿草让我心痛不已……

不过,让人略感欣慰的是,政府已经开始重视洪湖的生态破坏问题,深水处已经不让承包了,还湖退渔,已见成效,荷叶、蒿草越来越密集,来此旅游观光的人越来越多,洪湖热闹起来了,火起来了。但我仍然向往我记忆中的那个宁静的、优雅的、纯洁的、丰富的湖。

尽管如此,我的洪湖心不会改变,我的洪湖情结不会消散,洪湖水永远是我心中的最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