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下的残梦

你可记得我这个在你怀里玩耍着长大的孩子?我只记得,那时候,没人能懂你的心思,也没人给予你更多的关心,除了在你怀里玩耍着长大的一群又一群的孩子,一辈又一辈在岁月里枯瘦的老人,再没人记得你!

风雨撼动不了的你,不动声色地站立,从久远到远久,站到连我的思想也无法企及的遥远…… 那时候我觉得你是英雄、是我的世界的全部。可是,我只是依靠你,却不懂你。

你的身姿站成了历史、站成了自然,那么,你是在等谁呢?或是已经失去了知觉?你不痛、不冷、不饿……也不怕么?你在我童年的记忆里,什么都是,但更是一个谜。带着这个谜,我走出了你的怀抱,离开的时候,你还是静静地站立,并没有送给我祝福。

离开你,我走进了另外一个世界。一个陌生的世界,于是我开始想你,几回回梦里见你静站的身影,和你已经长久定格的表情。

夕阳下,瑟瑟秋风抖动你头顶仅有的几根枯黄头发,我突然看见时间在你的额上划下的沧桑痕迹。是的,我从没有这么近、这么认真地看你,你那亘久没有改变的容颜,是我不变的记忆和永久默想。

夕阳西下,披洒在红土地上的万道霞光,将你的身体染红、染红……远远地看,你绚丽成巨大的诱惑,让我、让所有来者惊惧!于是,那些来自世界各个角落的脚步和眼神,那些长枪短炮,不停地给你拍照、不停地从你裸露的身体上踏过……

我的泪忍不住滑落—

土林啊,我再熟悉不过的土林,我还是不懂你!

外面的人接踵而来,匆匆而去,带走你的容颜,留下一片狼藉!

离开你的时间太长,长得触摸不到你刀刻的棱角,触摸不到你冷冷的亲切。只有梦里,你还是那样的高大庄严、冷峻肃穆,庇护着弱小惊惧的我。我这一生,必定只能守着关于你的残梦了。

他们来了又去,去了又来,潮水一般无止无休。热闹的土林,你的心也会孤独吗?当我回去的时候,我将站在远处将你仰望、端详,将你搂抱、亲吻……

当我再次回乡的时候,依旧是傍晚,你裸露的身体被夕阳染得通红,透过薄薄镜片,你为我展现最美最美的一刻。久别的你,就这样来慰藉我的心么?!

土林啊,我再熟悉不过的土林,我怎样才能懂你?!

在我心里,除了记忆,除了那一枕残梦,关于你的,还有什么呢?自从你有了名字那一刻开始,你就不再属于谁了。可是,我的土林,你在那里站了千百万年,经历了那无数沧桑,难道真的没有在等谁吗?

如果可以,我真想为你披上一件我亲手栽植的绿色嫁衣,不再让你的身体裸露、不再让你的身体被他们肆意抚摸、不再让你……而让你只属于你等待了千百万年的他。

土林啊,我再熟悉不过的土林,我怎能不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