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荷

我终于有时间在九月的午后去湖边看那些即将枯萎的残荷。曾经很多次看过亭亭而开的荷花,却从来没有看见过残荷。听朋友说,雨中的残荷有一种别样的凄美,于是,我决意要在这个秋后的某一个雨天去看残荷。

这一天并没有下雨,正午的阳光烈烈的照在湖面上,湖边的垂柳在微风中轻轻地摇曳着。清雅脱俗的荷花已经不见了踪影,大片大片的荷叶和衰败的荷茎,依旧固执的在湖面上坚守着,有些荷叶已经退去了翠绿的色彩,有些微微的卷曲着泛黄的叶边,有些已经变得干枯垂落。

阳光下,布满了青藻的湖面像镜子一样倒映着不再美丽的残叶与落花。远远望去,湖面上没有了六月荷花欣欣向荣青春勃发的繁盛,凄清冷落中,却好似有一种生命的力量还在固执地坚持着最后的顽强。

湖边的行人很少,人们好像更喜欢欣赏大自然最美丽的形态,残荷衰草,落红败柳都是生命的尾声,没有人会在意一场繁华的盛宴之后,还会沉淀一些什么样的心情与哀伤。

我独自在湖边行走,我的影子也倒映在阳光下的湖面上。此刻,我并没有体味到“留得残荷听雨声”的凄凉与冷清,相反,我看见了一种生命的悲壮与凄美。或许是秋天里的阳光给了残荷最后一抹悲壮的美丽的,或许是没有萧瑟的秋风,于是也没有了哀婉的心境。

在盛开与衰败之间,在繁荣与落寞之中,我看见了生命在不同时间,不同形态展现出的一种别样的风韵。阳光下的残荷,并不凄婉,枯萎的叶片在阳光里坚守着重生与希望,固执的像是一个布满沧桑的老人,在榕树下守望着年轻的爱情,残缺中有了一种生命最灿烂的忧郁之美。

六月,我曾在这湖边行走过,那时有很多人拿着相机在拍摄水中荷花亭亭的身影,也有一些人支着画板在描摹着“小荷才露尖尖角”的娇羞。而如今,被所有人都冷落了的残荷,冷清的独立于湖面,望断秋风。不知残荷寂寞的心里,是否已经深深体味到这凄冷落败中的世态炎凉,是否还会在凋零与枯萎中,常常想起繁华时歌舞升平的美丽。

我问残荷,残荷无语;我问秋风,秋风无言。久久地凝望着微风摇曳中的残荷,我悟不透败落与再生之间究竟隔着怎样一段生命的玄机。如果说衰与败都是兴与盛的开始,那么每一段生命的成熟,是否也都预示着下一轮的衰老与哀败。突然间有一种感动在心中弥漫开来,我不知道我行将老去的生命,是否会如残荷般昂扬与从容,我不知道我生命中最后的守望,是否也会有一种别样的壮美。

在与残荷对视的刹那,我看见了那些枯枝败叶灵魂中不愿轻易放弃的孤傲,这时,我心里衰败的枯叶与繁盛的灿烂是同样的美好。不要说青春有着无所顾忌的美丽,其实积蓄沉淀后的生命,一样灿烂于行进路途中的每一个阶段。

这世间或许有很多的美丽是我们无法时时体会,无法刻刻参透的,但是大自然一定会在某一个时刻让你有所顿悟。荷残了,或许不是生命的终结,而是正承载着生命的重负,孕育着下一个新的开始。

荷,用一生聚集起来的信念穿越着生命的湖水,在守望中演绎着不死的传说。倘若,有一天,夕阳西照,我愿如残荷一般驻留在湖中,化作晚霞中最后一抹美丽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