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秋天

我爱四季,但相比之下,我更爱秋天。秋天虽然没有春天那么万紫千红,百花争艳;也没有夏季那么生机盎然,郁郁葱葱;更不像严冬那样玉树琼枝,粉妆玉砌,但它有着自己特殊的美,因为它的另一个名字叫收获。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秋天是丰收的季节,无边的农田里,放眼望去,目之所及金黄的是玉米,雪白的是棉花,红红的是高粱,在阳光的照射下,越发光彩夺目。看,收割的农民乐得连嘴都合不拢了,要说也是,看着这样丰硕的成果,谁的心里不是乐开了花呢?

“唱一曲呀收获的歌,收了玉米收高粱,收了大豆收棉花,收获完了送国家!”小时候秋收,印象最深的是掰玉米,玉米比我还高,翠绿的长叶像仙女的绿飘带,悠悠的在风里飘摇,一个个玉米也像小宝宝一样,裹在嫩绿的衣服里,“小玉米还害羞呢!”我说,一句话惹得妈妈大笑,我不会掰,就学着妈妈的样子,一手抓住玉米杆,一手抓住玉米往外掰,一个胖胖的玉米就躺在手上了,不一会儿大大的篮子里就放满了玉米,虽然手臂和手腕都是又酸又疼,可看着自己的劳动果实,心里还是感到由衷的喜悦。其次是割豆子,割豆子时我戴着手套,因为我怕豆秆扎伤手,可是妈妈不戴,她说农民的手没有那么娇贵。我们拿着镰刀弯腰割豆子,金黄的豆子让我们越干越带劲,不一会儿豆子就被割完了。我们再把豆秆铺在院子里,然后村子里的叔叔开着拖拉机围着院子转,来轧豆子,拖拉机转了一圈又一圈,砰砰直响,豆子也嘎吧嘎吧在跳,我看见一个个金灿灿的黄珠子争先恐后地从妈妈的怀抱里挤出来,好像迫不及待地要到外面的世界来玩。不一会儿,车停了下来,豆子也轧好了。我们再用叉把豆秸叉走。这时,院里遍地都是金黄的豆子,我兴奋极了。我们用筛子把堆成堆儿的豆子筛了一遍,整齐又干净的豆子就被我们收拾好了。我们干得热火朝天,满头大汗,丰收的喜悦遮掩了劳累的艰辛。最搞笑的是摘棉花,雪白的棉花在灰色的干巴的棉叶里像个桃子一样,第一次见棉花,我把棉花当成桃子朝嘴里塞,村子里的阿姨为此重复笑了我好多年。

田里喜气洋洋,果园里也热闹非凡,苹果是红的,梨是黄的。红的鲜红,黄的金黄。地面上落了很多的叶片和果子。果园里人多了,拿箱的、提筐的、扛梯子的、拿着小本做记录的……,人人都在忙着采收苹果、采摘梨,像是一个纷乱的农市。果子们争先恐后地跳离大树,抢着往园林工人的竹蓝里跳。它们仿佛知道市场上的男女老幼正在等着尝鲜。

我爱秋天,因为秋天是收获的季节,金灿灿的阳光,和着玉米、豆子的黄泽,耀花了农民们的双眼,脸上舒展开了那张用岁月编织的网。他们用一根扁担挑着自己用汗水收获的季节,在收获的金黄光泽中映衬着自己幸福辛劳的一生,他们把一个个斑斓的梦插寄在红色的土壤里,咀嚼着一个又一个来年的希望,上下翻飞、沙沙带风的镰刀是他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吟了又吟、唱了又唱的不老的歌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