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风情录

谁点燃了夏日的火焰?是你还是你,春红才一婉转,她就扭动起惹火的曼妙轻烟,过云桥,穿柳岸,月下花前,深深几许庭院,立夏了!

早晨,夏的火还算温存,尤其是孟夏,这时候的日头不温不火,正好适合人们晨练。漫步邢台达活泉公园,昨日那一帘如梦如幻的缤纷樱花雨,依稀再现。一阵风拂过,那一树树嫣红,忽然都不见。顺着翠心湖一直走下去,是处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一孔孔水桥半掩半遮,袅袅婷婷一片。还有那路边的千年古松柏,尽管浑身老皮皴皱,窟窿洞穿,但依旧蓊郁参天。此时,一句“芳菲歇去何须恨,夏木阴阴正可人”,带你穿越了历史,可见秦观是何等的洒脱与达观,使我们明白季节更替,风物变化乃自然之理,春天固然美好,但夏天深幽的树荫也足以怡人。

中午的夏,也就是那个仲夏吧,她可真是个辣妹子,她的热情就是一把火,燃烧了整个沙漠。那个火辣辣的烧人劲儿,没耐力可是很难消受,这时候,我或许已远到皇家的避暑山庄或漠河以北,或者或许在泳池里红掌拨清波,慢慢消她的火。

夏的夜,才最是惹火迷人的。夜幕徐徐地降临了,地处太行山脚下的邢台经过一天细雨的洗礼后,空气中正散发并弥漫着一种耐人思想的味道,有丝丝的鲜奶般的甜又有些许女儿红酒般的香,如一个才出浴的少妇的氤氲体香。细品之下,从头发梢到脚趾头会不由自主的一阵酥麻,那感觉是极其畅快的。这是一个山城特有的味道,也正是这种味道使她愈发显得妩媚多情、勾魂摄魄。

这里有一条河流,自太行山上流出,穿市而过,蜿蜒东西七里多地,因此而得名七里河。七里河绝对称得上是夏夜的盛典,河道上,荷裙摇曳,香风袭人,往来的几条小船挑着红灯笼,扯着缠绵的水荇,泛着水花,悠闲的浮游在镜子般水面上,哗哗的桨声,温婉清丽的歌喉,如一支悠扬的小夜曲,划破了夜的沉静。忽明忽暗的灯影于波心微微荡漾开来,一轮娟娟明月下,一个柔美的女子披着漫天泻下来的银光在船头拉响了小提琴。这时候,河边稻田里的蛙端端正正地蹲坐一处,洗耳倾听,一动不动地陶醉着,即使是一条吐着芯子的蛇爬过来,他也浑然不觉!

河的沿岸已是处处霓虹闪烁,花影婆娑,百泉齐涌,喷珠吐玉,车水马龙,人潮如流。地中海酒吧、维也纳乐城、水云间会馆、揽月茶楼、玫瑰情缘、沸点地带、夜来香等各种情调的风月场所一家挨着一家,像一杯杯才调好的冒着腾腾火苗的蓝色妖姬似的让人迷醉,这个地段是邢台的一颗璀璨的夜明珠,是人们的温柔富贵之乡,人称小香港。有人说她是诗,是因为她有华北的小江南之称;有人说她是酒,今宵酒醒何处?也有人说她有时候是一株罂粟花,香艳迷人,一旦靠近她,便离不了了!70年代的香港女歌手陈秋霞在歌中唱到:

谁将罂粟花种于路旁

任令它生长

纯良的他不知花险恶

沉溺在它的幽香

谁将罂粟花种于路旁

任令它飘香

纯良的他不知花险恶

犹在慢慢欣赏

沾上它大好壮志会颓丧

沾上它健康快慰也尽丧

将花烧光不许生世上

罂粟花偏偏艳丽象斜阳

这是一个人口100多万的小城市,在灯红酒绿,繁华昌盛,充满诱惑的都市里,多少美艳名媛,像只翩飞的花蝴蝶周旋于城市的各种高端交际舞台……,成了倾人倾城的“夜来香”!一首诗注解的好:”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笔名:南极冰雪9966

2013年4月26日晚零点四十九分钟搁笔于南和县贾宋镇朱营村驻村工作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