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美文 减肥

很爱那个男孩清秀的笔迹

回忆是一行行无从衔接的风景,过往是一帧帧破成碎片的镜头。多年以后,当初毛毛躁躁的少年俨然在岁月安好的沉淀里长成了大男孩,我依旧是那个我,喜欢怀旧的我。

六点,天刚蒙蒙亮,连厚重窗帘都挡不住的绿意,正顽强地从细小指缝间直射眼底。是初夏,生机盎然的季节,虫鸟蝉鸣渐渐在春风照拂下苏醒过来,伴随着河畔柔软温和的柳叶,全身每个毛孔都感觉畅意。我睁了睁惺忪、朦胧的双瞳,大大的眼睛里是丝丝迷茫,正准备继续投入周公怀抱的我,猛地窜起一丈高,今天,要上学。

还来不及拯救自身形象,我便似一阵风地刮了下楼,认真的漱口洗脸后,被刘翔附体的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出了家门。

马路依旧是坑坑洼洼的,早起劳作的人们趁着难得的凉爽,面带微笑辛勤苦干。白雾久未散去,周围的水泥建筑还是老模样,我习惯性地在有路灯的分岔路口等上一会儿。往昔,那个活泼的邻家男孩会一路小跑,背对着初升的朝阳,耀眼怎样都挡不住,每次,我都会错认是天使。

他总是会带着浅浅的梨涡,扬起纯纯的笑,微风不燥,连带着他的气息都异常温柔。走进后,他会在一秒内恢复他恶魔的本性,一个调皮又爱捣蛋成绩却名列前茅的问题学生,总是很欺诈性的面孔让他混的风生水起。这个少年,有点可爱。

许久,我在路口望了好几眼,都没有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和略显低沉的音嗓。一个小女孩向着我的方向走来,她说,他让我不要等了。我有点奇怪,问到缘由,女孩畏畏缩缩不肯回答,看见女孩这样子,我心里有点不好的预感。

很多时候,不知道比事实更令人满足。男孩的哥哥在工厂意外身亡了,那个曾经也会带我爬树掏鸟蛋,给我好多好多小零食,那个明明过年还说以后要赚大钱让家人幸福的人,忽而间就没了。

乌沉的暗灰色天空,此刻正安静而又平和,却在下一秒,黑云倏地骤拢起来,仿佛会吞人的噬洞,连无惧畏的霸主老鹰都紧贴悬崖航行。我站在偌大的房子前,今年刚装修完的,为了喜庆,还特意染上了红瓷砖,把平日里娇艳的玫瑰都比了下去,但在这时,却像在嘲讽那栋屋里如何般的冷清。

踏上印有‘家和万事兴’的红地毯,我想要敲门的手,停滞在半空,垂眼不知在思考什么,我似有些许烦躁,每当这时候,我就想看看远方,看看路还有多长。这一次,我看见了......

白色杜鹃花下,浑然天成的大石头上刻着长短不一的纹理,如那海上潮起潮落、阴晴不定的浪花,让人难以捉摸。此时天已经完全被浸没成了墨砚里深不见底的渊涯。男孩在阴暗的角落,双手抱膝,埋头在黑色帽子中,身上的衣服有明显褶过的痕迹,像极了被主人抛弃在路旁流浪的小动物,惹人心疼。

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失声痛哭,反倒观我,眼角有微微湿润。我缓缓用一种极其严肃的步伐走到他的面前,或许是我的存在感太过强烈,男孩抬起来头。那是我曾见过他最狼狈的时候,他的眼底没了灵动的光彩,憔悴的模样狠狠在我心上戳了一刀。我伸出那只或许并不润滑的手,他呆呆的看着许久,久到我都认为时光老人的流速在这一刻停在了永恒,直到手上传来不属于我的柔软触感。

男孩后来考上了市重点高中,分别那一刻,他送了我一本书。

书上什么字都没有,只有一张清秀字迹晕染开来的纸条。

渺小的星火遇上了风,便有了燎原之势。

单薄的白纸遇上了诗,才有了传世之美。

茫茫人海,我遇上了你,便在曲径通幽处看到柳暗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