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秋境冬

在西北地区,一到深秋时分总会有稀稀单单的小雪花前来问候,一小小,小小朵的啊,就那样飘着飘着的,就来了啊。有些自恋中握着手机站在阳台上呆看着,真想是中可伸出手去将它们接于手心也好,怎耐,只吮到了那冷冷的寒撕了秋幕的殇,耐何竟分享于2015年冬—题记

撕秋境冬眼泪冷

结晶睫毛丝丝冰

握寒拗露去

耐何已近冬淋

伤:伤了心的雪下伤了凄美的花,幽幽茫茫的哭声,泣抖着伤心震染紫,不在满地的白雪遍地苍别,问心悲伤何悲?不知撕秋何伤?那,天灰灰均摊的伤,就是连绵起伏永恒不限伤,而千万温柔下怯冬。

冷:很冷很冷,非常的冷,冷的啊,感觉都僵硬了啊。雪很小心,很小心的、一点、一点的下啊,它是必会下满整个冬去。那雪啊,下的还真点了冷、泛了冰、结了霜、弃了光、丢了笑,唯独一双满涝伤心的眼。

静:却不近,也似本不就不静,那冷近又何冷静?音乐从未曾想憩下,而是将忧桑一并走了心去,所谓满含热泪的双眼或早结了冰的眼,只是好想要说:“那个我,在哪呀?”风虽小,却不是在吹着而是从未停歇的刮着,那样轻吻出一道道伤痕的刮着的啊

当孤独可以享受,寂寞自可小酌

当纷雪不能够,此处当可粘连

当苦涩也可温柔,任性自可禁锢

当浪漫为挂牵,存在就为奢望

当经历可以幻酒,好想要知道,你的手心是否还残丝暗香

当那样子中,真真是难过了的啊,看到你用雪的温柔浸染的心,也真真是痛到了啊,为什么?为什么?会是那样一场的雪呀啊?当在悲泣愁熬白的秋里,所谓体贴是一种冷静也或者是一种气息也或者是伤心中将蓝色海绵幻化

意想深深涂

难缘难圆难

落花落哭深深处

筝哭箫悲屈箜篌

含泪思凉撕秋

独舞雪

夜深殇

秋不伴

指尖任性的伤

左左右右独饮殇

是将自己放任在晚秋幽深的走廊里了吗?也或是从未将自己从滂沱大雨般的音符里移开过啊?也或是,非是这般随着那拥挤的枫叶偏要提前落去遇雪;也更或是那般任性中突然不哭不闹的静,将复制的抽象拷贝成心情,一并痛苦一并悲伤也一并心伤中去。把伤心汉音乐同时存在,即就是忧伤的灿烂中死,也不想要暂停更不想要摆离,是想要将那冷死掉的诉求对这单单弱弱的雪说:“可否,完全陷、完全隐、完全含了呢”

沉湎于自己的思想中那块密密重叠中涂

眼睛揪疼了枯落声音让泪水相信了伤心

生,谓苦?

爱,谓疼谁懂?

丝毫的傻瓜存痴;琐碎滋味抓了心;故事浪漫只是时间将想念镶入某处。而那加鲁亚的季节却依然在,在秋里,在这撕秋的寒里。泪如雨纷去冷秋,撕雨;手颤煞白咽无雨,冰秋;声落几处,何用哀泣的眼轻捧几间忧。让伤进了《paint it back》中复,那些些弱弱的音波,时泣时凄

撕雪下寒纷近,静

秋雨纷夜滴滴,滴

境中意静水滴,滴

冬雪形状风影,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