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美文 减肥

安知鱼之乐之五

“女人常常选择忍气吞声,忍辱负重,这让我极大的震撼。在生过孩子之后,有了家之后的女人,她所要求的不再是虚幻的情感而是平稳的生活,为了维护这种安宁,女人会退让。”子产在忏悔自己的过失,以一种悲悯女人的口吻。

“女人在中国这个传统社会,永远是个弱者。男人可以在女人年长色衰时,寻找种种理由艳遇。可是女人,她们所能依靠的还是负心的男人。她们愿意在谎言中生存,而不希望剥离现实的虚幻。就像她们宁愿用幻想粉饰自己的幸福。”

子产一变为救世主的形象,“为了你,为了她。”鱼儿在心里笑了。这种话已经伤不着她,此时,她感觉的是男人的虚伪,彻底的撕开面具时,还有堂而皇之的理由,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表面上对女人的尊重,在心底依然是把女人当作附庸。

女人和男人的矛盾,其永恒的一点就是女人永远得为自身精神和物质的独立而奋斗不止。如果女人获得自立的资本,能独立维持家用和孩子教育的费用,那么,女人完全可以不仰人鼻息。而一旦她无法独立,在一个缺乏尊重的社会,女人要生存,唯有麻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