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路,还一起走好吗

在那个村子里,有一段路,时常有两个人结伴走着,一边走,一边说笑。时光就像是檐角掠过的飞燕,不知不觉,轻快地日子就过去了,飘啊飘啊,竟然不知道,我们分开了。同样是那一段路,却再也没有和和美美的情愫,走在泥地里,像是踩在白云上,浑然不知我是要去哪儿。彷徨着,想念着,也后悔着,我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张开我挽留的嘴巴,为什么没有对你说留下吧!要是你留下了,那路边的草丛里,是我们两个蹲下身影和活泼的脚步吧。

后来,我也听说过不少你的消息,因为我一直打听着你的消息。似乎你是我的一缕灵魂,做什么,想什么,你都在看着我,鼓励着我,也放肆着我。可有那么一天,我走在那条相同的路上,听到你恋爱的消息,我仿佛被空气撕裂了肺。就蹲在那草丛里,哭了甚久,却不知道是为什么,解释不清楚。当那晚回家,我神不守舍,难以入睡,望着月亮和星星,里面离奇闪出过你的影子,却在一个看不清人脸的怀里。

我有一段时间很伤悲,徘徊在那一段去学校的路上,形单影只。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身边多了一个人,就像那时的你,我以为我的魂回来了,每天带着儿时的情愫,走在那路上。心中脑海,都是你对我的,清纯如水的微笑带来的温馨和美满。我总不顾一切的打听你的消息,知道你的那一半是大学生,那时候,我觉得是我太小,所以,你没有留下,我也没有挽留吧,以至于我就放纵自己,好好地长大。长大了,就能找你啦。

职高的日子过得很快,时间的蚂蚁在我心中骚动,每当回家,我都想,去看看那一条路,或许能够遇到一个人,穿着洁白的羽翼,带着清浅的微笑,莲步走着,等我靠近,等我一起走。但是没有,我总是一个人回家。你能理解一个微笑总带着忧郁的少年吗?你能理解一个全力以赴却一厢情愿的少年吗?你能理解爱之深恨之切吗?我以前不知道,现在渐渐明白。

我总想着,打电话,约一个人跟她走走原来的那段路,看看沿途的草,是不是依旧翠绿翠绿的,途径的人是否都手牵着手。但是没有那种机会,我们只是拿着成双成对的筷子,然后慰藉着孤孤单单的自己。那一段路,在我的心里,死死伫立,像是一块旅程碑,却留着一个空白点,等着一个离家的名字。

寒冬将至,不少的恋人,在寒风里拥抱着,互相搓着手,或者看着彼此打着寒颤。我渐渐学会了羡慕,羡慕那成双成对的人儿,羡慕比翼双飞的大雁,羡慕枝叶相接的梧桐。当然,除了羡慕,我还在想,为什么他们那么幸福。

偶然的一个机会,同学女朋友不远千里从南昌过来看他,手上拎着一个袋子,微笑着,然后,接过袋子就走了。一问才知道,他女朋友要去实习了,还有一个下午的时间,过来看看他。我很想知道,她给了他什么,打开了,见到的东西是这样的:皮带、手套、围巾、袜子,还有一份写着三个字的信。我发愣了,但是他突然想起什么,一直追,我跟着,随着他追到了九江车站,见他拿着一个黑色塑料袋,见到她的时候乐呵呵递了过去,里面是一件棉领风衣,我偷偷的看了。

我看着那来来往往的车子,我想到了那个给我零食的女孩,想到那个对我微笑的女孩,那一份真挚,何尝不是如此细腻?

到了九江就很少回家了,对家里的路,却是那般清晰,路边的房子,还有花草,依旧怀念。我无数次深思熟虑,想要对那个女孩,说三个字,但一直犹豫着,她像是手心的一朵冰莲,我生怕一触就会破碎,但我从心底发誓,只要我能站在她的身边,我就是她一生的守护神。好多次欲言又止,让前缘一错再错,然而此时此时,不想再错,不想后悔终身,永远的将之当做传说。

有些事,说不明白,但做得到。为什么如此执着?只因为无怨无悔的追求。或许时过境迁,往年佳境早就物是人非,可不,不是这样的,敢问路在何方,路就在脚下。当一人回眸,那情深深雨蒙蒙的刹那,就回到那往事童年,一条路在脚下无限的延伸着,是暖,是爱,是远远地彼此,无限的情怀。不论过去了多久,遭遇了什么,心还在,情在烧,抓住那如水的手掌,一起走下去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