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是你不愿意

我对你的热情,曾像初升的炙热骄阳,曾像夕阳下熠熠的云朵,曾像云朵下的鸣翔飞鸟,可现在,仅仅残云而已了。

依稀记得,那是2016年3月4日。有一个小姐姐加我了。你叫什么啊,我问她。她说,LT。

其实我个人还是挺喜欢交朋友的,也能应对各种话题,好像是什么都懂一点,什么都不精通。面对这位小姐姐,我总是接不下去。这也许和心智有关吧,我问过她年龄,20。

我记得小学的时候,和同学讨论着班级某某女生长得好不好看的话题,突然他们问我,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娃儿?我说比我年纪小,长得漂亮就行,这样我就可以欺负她,也有面子。

16年七月,LT得知我在追求一个女生,她怕错过,于是她表白了。对我,是的,对我。

我没有见过她,仅仅照片,确实很漂亮,但是她比我大。我考虑着要不要同意,这可是异地。

“没关系,不就是大一两岁吗,年龄不是问题,更何况,她心智一点也不成熟,一点也不像20,像14左右的。”我这么安慰自己。我开始投入这段突如其来的感情,并且为之感到开心,朋友说,看不到摸不着,也能乐成这样。我很装逼的说,你不懂。

九月,我从老家回来,车上我收到了一条消息。其实我还是忘不掉前男友,我们分手吧。突然间看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草木与激流,我麻木,瘫软,灰暗。

下车的时候我好像是没哭的,下午还是和他们准备去ktv,小谢说,我请你喝水吧。递给我一张十块钱人民币,一边惊异着小谢不寻常的慷慨,而后又嗅着纸币上淡淡的汗味,我不做多想,三块钱一瓶的苏打水,我仍然喜欢,买了三瓶带冰的。

我们说说笑笑走着,我把方形的瓶子举到眼前,一路走,一路仰着头看。阳光慢慢把冰融化,无色的液体透着金色缓缓流动,眼睛里什么都暗下去,只剩下暖烘烘的一坨。进了包房,我一屁股陷下去,我闭上眼睛,他们拥过来。

毫无疑问,我在这场荷尔蒙的战争中失败了,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会过多久才能算结束,我希望就是很平常的,就像我嘲笑小谢玩辅助不做眼被抓,玩蛮王不开大招一样平常。然而我还是忍不住泪水的涌动。“我终于还是分手了”

“我终于还是分手了,真的不甘心,喝吧”。我抬起一杯酒,呼噜一下喝光。

而如今,我也终于还是分手了,是同一个人,这次我真不喝酒了,但我还是想哭。

很多人把少年的自我必做水手,斗士,一切可以孤傲直立在尘世的譬喻。稍长回顾。唯有都感叹人生只是岁月袖口的尘埃,时光指尖的泥土,一切渺小杂碎的存在。我对你的热情,曾像初升的炙热骄阳,曾像夕阳下熠熠的云朵,曾像云朵下的鸣翔飞鸟,可现在,仅仅残云而已。

年少窗口,有人吟咏:

昔日我为三尺童

懵懂误入少年宫

道不尽离愁

诉不清哀苦

春去秋来过两笔春花秋月

谈笑几载又有几度夕阳红